那個……有興趣可以到粉絲團走走
link01.png
  • Mar 26 Sun 2017 09:37
  • 道別

手機上陌生的電話號碼。

因為預期了可能是常接到的詐騙電話,我的口氣在悠閒中還帶了一點銳利,沒想到對方講話的聲音出乎意料的沈穩,不怎麼急躁,卻也不是那種拖泥帶水的音調。

, ,

or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Mar 12 Sun 2017 10:58
  • 心跳

認識了兩個月,他終於讓對方進了房間。

不過兩個月並不是太精準的說法,他們的確是在兩個月前第一次聊天,一星期後吃了第一次晚餐,席間他一直想確認這個男人是否有讓他「動心」的地方,像偶像劇老哏說的,會出現某種「怦然」,或讓他知道自己的心臟在哪──當然他很清楚心臟的位置,胸腔偏左,或用更精確的說法,在胸腔左側約第三至第六肋骨間,右側則在第三、四肋骨間。他該死的記住了這一長串的說明,只因為當年自己那個該死的前任。

, ,

or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趁著情人節,寫了一篇名為「外遇」的故事。(這樣好嗎?)

其實故事的主軸並不在哪一方外遇,而是藉著外遇的主題發揮,來講一些在愛情裡會遇到的情況,尤其在沒有婚姻或小孩的壓力下,怎麼樣的相處方式才是適合的;故事當然不會提供什麼結論,只是希望藉由反省或思考,幫自己釐清對方或感情對於自己的重要性。

or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Feb 15 Wed 2017 00:06
  • 外遇

從外頭燠熱的天氣躲進辦公室裡,他坐到位子上,讓整個人以一種懶散的姿勢癱坐在椅子裡,一邊喝了幾口早上買的咖啡;咖啡已經變冷,原有的苦味摻進某種藥水的氣味,但還不至於難以入口。

手機響起時,他遲遲沒有伸手去接,等它響了好幾次後自動安靜下來。

, ,

or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快樂」這篇故事,寫在某段很不快樂的日子。

其實那時候正接近第一本書即將出版的時間,心情應該不錯的,但和家人之間卻處在極大的磨擦之中。對於我老是沒有女朋友、絕口不談結婚的狀態,媽一直非常不諒解,時常電話過來勸說,剛好前一陣子她拜託姊姊介紹了一個年紀相仿的女老師,要我試著去和對方見見面認識一下,或通信聯絡嘗試往下發展,把我搞得很煩很悶,連帶地影響了工作的心情。我知道不能一直不表態,任由那個情況繼續下去,於是寫了封信給對方,表明了自己對婚姻的態度,但這個舉動而讓媽十分生氣,於是她從姊那兒得知這件事之後,隔天一大早就打了電話過來數落我;她提到她和爸,提到哥,提到她對這個家的責任,說我不會為她想,說我太自私……

or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耳垂」這個故事,發想來自我認識的一個小朋友。他有一回讓我看了他耳垂上一個藍紫色的磁性耳飾。在那之前,我身邊的男孩或男人沒有人戴耳飾,覺得很有趣特別留意。和他沒有發展成情人的關係,至今我們仍是朋友,吃過幾次飯,在同一張床上抱過對方,如此而已。

其實沒有特別想寫出什麼深刻的涵意,所以關於這個故事好像沒多少話可說。

or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Jan 01 Sun 2017 09:19
  • 阿鬼

阿鬼帶了一個男孩到面前。抬起頭的時候我愣了片刻,覺得眼前的女孩似乎長得太中性了一點,從頭髮的長度或衣著無法辨明性別,但那張臉就像錯置了一個男性的五官擺到上頭,連笑起來的模樣都透著男孩子氣息。

我原以為他要帶女朋友來見我。不對,他只是說,要帶一個很要好的朋友來見我,讓我評鑑一下。

,

or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從小到大,身邊總有幾個像「文子」這樣的男孩,處在一群男孩中間就像個異類,質數般的存在,也很自然地承受起來自週遭各式各樣的眼光,懷疑的、恐懼的、惡意的、輕視的。

這個故事寫在好幾年前,而故事的主角其實融合了學生時代我遇過的幾個人,有的和我很要好,有的和我不太熟,他們不見得是同性戀,甚至性向為何也不該是重點。寫這個故事時,我很容易地就會回想到自己的學生時代,剛開始對這樣的人總會自然而然地保持一點距離,怕自己被認為是同類,怕別人以相同的目光對待自己,怕那種離開了「多數」這個保護傘而產生的不安全感。

or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鑰匙Ⅱ」是昨天晚上在咖啡館,坐了四小時生出來的。其實前面幾段是更早之前就寫的,隨手地記下一點關於四十歲男人的心情,而在1210那場激情之後,重新點開讀了一遍,就發展成這個故事。用了「Ⅱ」純粹是因為以前用過「鑰匙」這個篇名了,但彼此沒有關係。

關於凱道集會已經發表過心得,也在個人臉書上說了一點想法,這裡就不再重提,但停筆了好幾個月,一直沒什麼動力寫故事,倒是因為這場集會又開始(但會持續下去嗎?),只是感覺有點生澀,句子用起來總無法得心應手,很多內心的激動之處都不能描述得很好,或許真的是某種四十歲的魔咒,很多話變得不太容易開口,偶爾過分小心卻又想積極地做點什麼──故事想說的大概是這種心情。

or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大學的系上同學約了見面,群組裡難得跳出一個又一個的訊息,像潭沉寂的死水突然被丟進一顆石子,他趕緊把手機轉成靜音,免得一連串的提示音擾人。

其實他一向是以消音的方式處理這個群組,倒不是因為不想和同學們有任何聯繫,只是這群男人一旦聊起來,不是炫耀自己的小孩長相或露營合照,就是分享騎著單車上山下海的自拍,抑或是又參加了哪個馬拉松路跑,一樣樣像是打卡集點般地為人生里程劃記,似乎就是這些中年男人僅能交流的幾個話題了;就像年輕時聊當兵、聊馬子換了幾個、長得正不正,到了這個年紀各自安定,於是重心便放到家庭生活裡,或轉而開始經營起自己,渴望保持年輕時的體態,讓自己還能保有當年的活力。

,

ort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